哈尔滨银行突然现身国盛金控:国盛证券托管期逼近 接盘侠是谁?

国盛金控的股权变动牵动着市场的心。

随着国盛金控全资子公司国盛证券的接管期限步入最后3个月,全市场都在翘首以盼最终的“接盘侠”。

在这敏感时刻,国盛金控控股股东的有限合伙人晚间出现变更,前海远大及凤凰财鑫各有一名合伙人退出,新进合伙人均为哈尔滨银行。根据券商中国记者推算,按最新公布的股东名目计算,哈尔滨银行间接持有国盛金控约13.35%股权。

哈尔滨银行是未来收购国盛证券的“候选人”吗?对此,业内人士认为可能性不大,短期内银行收购券商牌照在政策面上难以“破题”。哈尔滨银行的出现,或是因转国资背景后,向原老股东“明天系”追债,以“明天系”旗下国盛金控资产抵债。

不过,券商中国记者就上述问题发函采访哈尔滨银行,对方表示暂时不予回复,后续有进展将告知。

约13.35%股权变动

4月15日晚,国盛金控发布关于该公司控股股东有限合伙人变更的公告。

根据2020年三季度末数据,国盛金控的控股股东共有4名,分别为张家港财智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7.06%;深圳前海财智远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3.35%;北京凤凰财鑫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7.42%;北京凤凰财智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持股1.71%。此4名股东合计持有国盛金控39.54%的股权。

出现股权变动的为上述4家股东中的两名,即深圳前海财智远大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前海远大”),以及北京凤凰财鑫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凤凰财鑫”)。国盛金控表示,上述股东情况的变动已完成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具体来看,前海远大共有3名有限合伙人,其中大连乾阳科技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44.44%全部转让给哈尔滨银行。

凤凰财鑫则有2名有限合伙人,哈尔滨银行受让深圳同方知网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持股(持股比例99.99%)。天眼查APP显示,该项变更4月14日已完成。

以此推算,哈尔滨银行将通过前海远大及凤凰财鑫,间接合计持股国盛金控约13.35%股权。

对于上述股权变动,国盛金控明确表示,不会导致该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会影响该公司正常经营工作。

谁来接盘国盛证券?

国盛金控全资子公司国盛证券的接管期还有三个月就要到期了。

去年7月证监会曾表示,鉴于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及国盛期货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证监会依法对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国盛期货实施接管。接管期限自2020年7月17日起至2021年7月16日,期限届满确需继续接管的,可依法决定延长接管期限。

在市场人士看来,接管原因是因为两家券商隐现“明天系”背景。困扰国盛证券发展的“股权”问题也备受市场关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去年至今一直有投资者对此不断提问。

有市场人士猜测,哈尔滨银行此次受让部分股权,是否为以后进一步收购埋下伏笔?对此,多名业内人士认为可能性不大。“银行拿券商牌照要符合监管要求,现在政策方面没有相关消息,短期内政策突破也没那么快;即使真要放开,也应该是大型银行先试点。”深圳一名券商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分析。

而据券商中国记者此前从业内了解,江西本地国企对国盛证券资产非常感兴趣。从江西本地情况来看,该省尽管有中航证券和国盛证券,但没一家属于当地政府或国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目前“资本为王”的政策监管背景下,国盛证券也需要引入资本实力雄厚的股东,助其发展,资本实力雄厚的地方国资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哈尔滨银行追债?

若哈尔滨银行不是为了“接盘”国盛证券,在这如此敏感时刻受让国盛金控控股股东的合伙人股权,其动机何在?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背后可能是已经转为国资控股背景的哈尔滨银行,在追索此前“明天系”留下的债务。

实际上,哈尔滨银行与国盛金控结缘,背后都是因为“明天系”。

资料显示,哈尔滨银行成立于1997年,2014年在港交所上市,系东北第一家上市银行。该行在天津、重庆等地设立了17家分行,且作为控股东发起设立了东北第一家金融租赁“哈银金租”及黑龙江第一家消费金融“哈银消金”。

值得一提的是,哈尔滨银行一度也被外界视为“明天系”旗下银行,直到2019年11月原有状况被打破,哈尔滨银行重回国资怀抱。

2019年11月15日,哈尔滨银行原六家股东分别将股权转让给黑龙江省内两家国资企业,合计约31.33亿股哈尔滨银行股份,对价约150亿元。其中,黑龙江科软软件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同达投资与哈尔滨经开投资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对价52亿元;黑龙江鑫永胜商贸有限公司、黑龙江天地源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拓凯经贸有限公司、哈尔滨巨邦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与黑龙江金控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对价总额约为97.71亿元。

2019年12月,各方办理完毕股份转让过户登记手续,黑龙江科软软件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同达投资、黑龙江鑫永胜商贸有限公司、黑龙江天地源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黑龙江拓凯经贸有限公司及哈尔滨巨邦投资不再持有哈尔滨银行任何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黑龙江鑫永胜、黑龙江天地源远和黑龙江拓凯经贸三家公司,都被外界认为是“明天系”旗下的壳公司。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哈尔滨银行曾在2017年12月21日报送的招股书中披露,黑龙江鑫永胜、黑龙江天地源远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分别为-1.99万元和-0.2万元。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9月,作为前十大股东的黑龙江鑫永胜、黑龙江天地源远股权分别质押了所持哈尔滨银行股份的21.32%和9.58%。

转让之后,哈尔滨经开投资和黑龙江金控分别持有哈尔滨银行总股份的29.63%和18.51%,哈尔滨银行第一大股东变为哈尔滨经开投资,第二大股东为黑龙江金控。自此,哈尔滨银行从一个没有实际控制人的银行转变成一个国企控股的地方性银行。

业内人士认为,“明天系”作为哈尔滨银行2019年末才退出的股东,不排除和其他“明天系”旗下银行一样,存在被占用大量款项的问题,或者股东股权质押出风险等问题。

对于哈尔滨银行何以成为国盛金控股东,以及“明天系”是否还有待追偿债务等问题,券商中国记者就此发函采访哈尔滨银行相关负责人,对方直到晚间10点回复:暂时不对问题进行回复,后续有进展再联系。

国盛金控股权为何会被哈尔滨银行盯上,成为追索债权的标的?这或许也与国盛金控“明天系”背景有关。

“从形式上看,双方能达成以资抵债,说明哈尔滨银行的谈判能力很强,也说明原有业务的各项手续比较齐备。”一位银行业高管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哈尔滨银行最新披露的业绩显示,2020年该行实现营收146.06亿元,同比下滑3.43%;净利润为7.46亿元,同比下滑79.04%。截至2020年末,哈尔滨银行总资产5986亿元。

截至2020年末,哈尔滨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83.33亿元,较2019年增长了30.81亿元,不良贷款率为2.97%;信用减值损失为83亿元,较2019年增加31.21亿元,增幅达60.2%。

哈尔滨银行董事长邓新权表示,该行加大了不良资产清收处置力度,处置规模创历史新高,做实资产质量分类,主动加大拨备计提力度。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